变 态 传 奇 世 界 新 开

2016-12-06 18:09:40 本站    参与评论 人

变 态 传 奇 世 界 新 开最好玩的传世散人服,久久传世,四四传世发布网。


   

正文:

变 态 传 奇 世 界 新 开






  原标题:黑龙江村民烧秸秆被拘

  黑龙江的秸秆在今年烧出了“新高度”。

  根据环保部的监测显示,今年11月份黑龙江地区的秸秆点火数量创下新高,由此产生的雾霾是否对华北地区造成影响也成为一个争议话题。

  禁烧秸秆不是个新鲜话题,年年都在说,但年年又都在烧。

  那么,到底为什么非要“烧秸秆”呢?记者近日在黑龙江省几个玉米高产地区进行了采访。 秸秆,又是秸秆!

  11月初,哈尔滨成为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。

  环保部的数据显示,11月3日至5日,东北地区有11个城市的AQI(空气质量指数)小时值达到500,哈尔滨市、大庆市、绥化市等污染最为严重。其中,哈尔滨、大庆还因为启动环境预警等级不够而被环保部点名批评。

  调查显示,秸秆燃烧成了此次哈尔滨、大庆两地空气污染的元凶之一。

  还是来自环保部的数据,根据卫星监测数据显示,10月31日至11月6日,环境卫星共监测到秸秆焚烧火点756个,其中黑龙江省排名第一。

  更出人意料的是,环保部将几乎同一时间段华北地区出现的雾霾也归结为来自黑龙江。随后,有媒体刊发了“黑龙江的雾霾能否跨省迁移”的报道。

  其实,雾霾对于黑龙江来说并不是新鲜物。

  前几年,哈尔滨连续在10月20日出现严重雾霾天气,而这一天也恰好是哈尔滨每年供热开栓的日期。今年供热开始之前,哈尔滨市就表态要严查供热用 煤。今年供暖的前几天,哈尔滨没有出现雾霾天。直到11月初,今冬的首场雾霾出现,“烧秸秆”连续多年出现在环保、气象部门对当地雾霾成因的分析结论中。

  记者在今年入冬前后几次进出哈尔滨的火车上发现,入夜之后,城市周边地区总是火光点点。

  禁烧秸秆的宣传年年在做,烧秸秆的危害也年年在说。今年10月8日,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就下发了《黑龙江省禁止野外焚烧秸秆改善大气环境质量实施方案》,可秸秆的火光依旧闪亮。

  “不烧?只能是烧”

  “不烧咋整啊,只能是烧。”一位村民说。

  今年,黑龙江省肇东市加大了对秸秆焚烧的整治力度,当地媒体甚至首次报道出了有村民因为烧秸秆而被拘留的新闻。

  一位因烧秸秆而被拘留的村民的家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“想不明白这个秸秆要是不烧,能怎么办?”

  这位村民告诉记者,今年秸秆禁烧的力度明显大于往年,路边挂了宣传条幅,派出所也总有人下来,乡镇干部更是挨家挨户通知,街上“大喇叭”也天天在喊。

  据了解,在这种情况之下,“顶风”放火而被拘留的村民也是酒后才点的火,他的理由是:“地里的秸秆要是不烧,开春就没法种。”

  为了种地,农民们选择烧秸秆,但如果秸秆不在地里烧,该如何处理?

  记者在黑龙江省的哈尔滨市双城区、肇东市等玉米种植面积较大的地区采访时发现,各地都在路边拉起了条幅,告知村民:“焚烧秸秆污染大气,秸秆还田肥 沃土地”“焚烧秸秆地减产,回收利用能赚钱”……双城区通过农业局下发“告知书”,呼吁农业企业等“积极推广秸秆还田技术,探索秸秆饲料化、基料化、能源 化等综合利用新模式”。

  落地,关键是落地!

  让农民纠结的是,这些合理处理秸秆的良好愿景却难以在现实中“落地”。

  其中第一大阻碍是秸秆的收集。

  每年秋季玉米被联合收割机采收之后,被打碎的秸秆如果不用打包机,很难从地里清理出来。动辄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打包机也很难成为村民家的“标配”,谁来提供打包机就成了大问题。

  记者在肇东市的辰喜囤、阎家囤等地采访时了解到,这些“屯”都没有打包机。

  “落地难”的第二个原因是,就算是有了打包机,这些打包好的秸秆又难以派上用场。

  哈尔滨市双城区的大白家村附近曾有一家秸秆再利用工厂,当地一位李姓的村民告诉记者,“厂子黄了好多年了。”

  打好包,秸秆就堆在田边,至于下一步怎么用,村民们不清楚。

  有的地方提出,采用深翻地的办法,将秸秆还田。据双城区农委方面的人员介绍,目前该区农委有十几台德国产的深松起垄的机器,可以深入地下3米。

  但对此,不少村民表示不认可,他们担心的是,翻入地下不充分的秸秆会阻隔种子与土地的接触,影响种地。

  于是,就有了“落地难”的第三个原因:思想认识上不对接。

  采访中多位村民坦言,今年不让烧那就明年开春烧。“开春儿的时候,抓得没有这么严。不烧,让老百姓怎么种地啊!也没人来收这‘玩意儿’。”一位村民说。 禁止,只能禁止?

  “在咱们北方,秸秆还田不一定是最好的办法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镇干部告诉《工人日报》记者,就算是田间的秸秆被翻到60厘米以下,不影响种田,但是考虑到北方冬季时间长,秸秆腐烂、发酵慢,这也不是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。

  “比较合理的解决办法是,将秸秆统一收集起来做饲料、做板材、做燃料。”这位镇干部告诉记者。

  记者去年曾就生物质锅炉的问题进行采访时发现,哈尔滨市场上多家生物质锅炉销售商因为“燃料短缺”的问题而撤销经营点。

  一方面是市场的需要,一方面是村民不烧就无处可送的“废物”,二者之间的桥梁谁来搭建?

  这位镇干部告诉记者,目前他们镇出现了一个新兴职业:秸秆经纪人。

  “镇里有企业需要秸秆作为原料,这些经纪人专门出去找谁家有秸秆,然后带着机器过去打包。”这位镇干部还向记者透露,目前全镇只有这么一个企业,也只有一名秸秆经纪人,一切都在试水阶段。

  为什么秸秆焚烧多年了,一个以玉米为主要农作物的镇子今年才出现一人一厂的试水?

  这位镇干部表示,这可能“跟领导的重视有关”,“这个唯一的秸秆利用企业都是在弄了3年多之后,今年才投入使用的。”

  黑龙江省人大代表王庆革经过多年调研得出结论,目前黑龙江省在秸秆利用方面存在秸秆利用企业过少,技术不配套,收储运输服务体系不完善,秸秆市场零散收购,缺乏统一管理等问题。

  “烧秸秆这事儿,大前年重视,前年不太重视,去年重视,今年更重视,估计以后就应该会盯住不放了吧。只要上面重视了,下面的工作也就好做了。”前述镇干部说。

  来源:工人日报

责任编辑:吴颜

  • 七 无 复 古 传 世
  • 本文章由独家提供提供
    Copyright @2013-2016 , All Rights Reserved?